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天杀三万南京之外被遗忘的大屠杀

发布时间:2020-07-13 16:53:02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南京大屠杀之所以凶顽伏法是因为远东军事法庭掌握了明确的证据,但湖南厂窖惨案却非如此

合围厂窖1943年5月5日,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军发起江南歼灭战(中方战史称为鄂西会战)。目的是打通长江航路,充分发掘内河航运潜力,并顺势歼灭鄂西地区的国民党第六战区野战部队。

5月9日,日军占领南县。已经丧失战斗力的国民党第29集团军第73军经厂窖、酉港向常德方向转进。

陆路两股日军,分别从南县、安乡出动,直抵厂窖大垸东、北各堤垸;水路两股日军,分别自岳阳港、湖北太平口起航,进逼厂窖垸外的东西两侧水域,封锁水上交通和淞澧道各渡口,截断国民党军和难民西撤的退路。与此同时,日军战机从汉口、当阳等地起飞,分批至厂窖上空轮番轰炸。

是时,云集在厂窖地区的万余名国民党官兵和两万多难民,加上本地的1,5万多居民,绝大多数被日军合围在这个东西宽10多华里、南北长20多华里的陀螺形口袋中。

五月的春雨中,一场惨剧在洞庭湖边上演了。

甸安河,血水河厂窖大垸中心地带的永固垸(现在的新春村所在地),是个仅有六七平方公里的小垸子。

5月8日下午,天下着毛毛细雨,道路泥泞不堪。听说日本鬼子沿东西河道向厂窖地区来了,住在东堤一线的上千名村民、外地难民和一小部分国民党溃兵,都以为永固垸离河道较远比较安全,便纷纷朝这里逃命。

次日清早,数百日军从东堤一线扑向永固垸。

打谷场上,日军把120多名群众五花大绑,四周架起机枪,用刺刀逼迫人们成排跪下,要他们交出国民党溃兵和枪支,见无人作声,便大开杀戒。120多人仅3人生还。

在日军的疯狂杀戮下,永固垸里尸横遍地,被杀村民、难民1500多人。外地难民的尸首无人认领,只得由当地幸存者挖坑集体掩埋,一个墓坑内埋有无名尸首上千具。

总面积4000多亩的德福垸是南县通往汉寿、常德的必经之地。垸子西头,有一条贯通南北、长约5华里、宽200米的甸安河,是阻隔东西交通的一道天然深堑。当日军合击厂窖时,几千名国民党溃兵和大批难民逃到了这里。

5月9日早晨,云集在甸安河以东各个村落里的数千名国民党官兵、难民,前有河流挡道,后有步步逼近的千名追兵,欲进不得,欲退不能。

3000多名国民党士兵被迫跳进甸安河中,在追击日军的机枪弹幕射击下,几乎无一生还。日军随后对各村进行大搜捕,抓到的人不分男女老幼全部用绳子串起来,集中到甸安河边的几个打谷场上屠杀,甸安河边的田里土里、房前屋后、河中岸边,到处是尸体。昔日清澈的甸安河几成血河。一场暴雨过后,岸上的尸体也被冲入河中,北风一吹,又集到甸安河南端,塞满了一里多长的河道。尸体腐烂后,臭气熏天,几里之外可闻。从此,当地人称甸安河为血水河甸安河,甸安河,尸体挤得个挨个;五里长河成血海,野狗无桥可通过。

血满厂窖河当陆路上的日军在厂窖垸里疯狂烧杀的时候,水路上的日军也在厂窖河中干着同样的勾当。三天之内,日军在北起太白洲,南至龚家港的厂窖东西两侧河段中,屠戮船民、难民6800多人,烧毁船只2500余艘。

5月9日清晨起,日军沿河炸船、烧船。先是飞机轰炸,继而武装汽艇沿河来回追捕,逼着大大小小的船只在沿岸一线停靠下来。他们先是上船搜索,掳掠财物,继而放火烧船。只见河中火光冲天,大火昼夜不熄。船民、难民哀嚎之声不绝于耳,数里可闻。

在汀浃洲一带,日军汽艇堵住湖口之后,将船上的船民、难民赶到附近河洲上,把人们三、五十人为一群,用绳索连串捆绑起来,再将绳子首端拴在汽艇后面,开足马力,把这一串串的人拖入河中淹死。在玉成堤上的河洲上,日军将捉住的30多个船民,用一根10多米长的纤绳,套住船民颈项,然后将在场的日军分成两队,各握纤绳一端,像拔河赛一样,不一会儿,这些船民便被勒死了

被遗忘的大屠杀三天杀三万,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军算是创下了一个纪录,一个挑战人类暴力极限的纪录。

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对南京大屠杀负有直接责任的松井石根(时任华中派遣军总司令)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绞刑;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被中国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在南京制造了臭名昭著的百人斩竞赛的日向敏明亦被枪决。30万同胞的鲜血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偿还,但至少首恶得到了他们应得的惩罚!

可是,厂窖却被遗忘了。

指挥江南歼灭战的横山勇虽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绞刑,但起诉状中并无厂窖屠杀事实,而这个横山勇最终也被减刑,于1952年病死在巢鸭监狱。

而在厂窖直接行凶的4支日军部队的指挥官没有一个受到审判。其中,独立第17混成旅团的旅团长高品彪虽被国民政府列入了重要战犯名单,但他早在日军投降前就被调往关岛,美军大兵压境之际自杀身死。而其他三人户田义直、小柴俊男、针谷逸郎都活到了日本投降,并且由于官阶较低,未受到审判。这三人中,小柴俊男在战争结束时已经就任华南派遣军的师团长。

也许是厂窖地处偏僻,知者甚少,也许是八年抗战,血流成海,惨案桩桩件件已经多到让人麻木。总之,1943年发生在湖南的这场惨案很快被埋进了历史的雾霭中,并且为大多数人遗忘了。

湖州订做工作服

鹰潭订做职业装

青州设计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