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谢天笑罗琦讲述相识故事半夜喝醉就给崔健打电话

发布时间:2020-10-15 06:19:25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谢天笑罗琦

新京报6月10日报道 2016年签下意大利摇滚乐队“大章鱼”之后,6月6日,摇滚歌手谢天笑的XTX工作室召开发布会,宣布又迎来一员摇滚大将——罗琦。自1991年进入摇滚圈之后,罗琦就以兼具金属音色和高亢唱功的女主唱形象,在国内音乐界独树一帜。虽然经历过几番沉浮,但2014年在歌唱真人秀《我是歌手》中的出色表演,再次让罗琦被更多歌迷熟知。此次在生日当天加盟XTX工作室,源于罗琦与谢天笑多年来的友谊和默契,当天的发布会结束后,二人共同在后台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属于他/她们的“老友记”。据悉,此次强强联合也拉开了罗琦新一轮音乐计划的序幕——一场名为“随心所欲”摇滚20年拉阔音乐会,以及全新单曲,均在筹划当中。

初遇

从二十年前的绿皮火车开始

谢天笑:其实我们俩二十多年以前就认识了。你还记得是哪一年吗?

罗琦:我还真不太记得了。

谢天笑:应该是1993年,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1994年红磡那场的演唱会呢。有一天,我们一帮人商量着要一起坐绿皮火车出去玩,后来在车站,我另外一个朋友跟我说,还有俩人在车上呢,我们一起去。到了车上之后,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拿着一根火腿肠一边剥皮一边吃,这个给我印象太深刻了。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生特别漂亮,也特别酷,穿着个皮夹克,特别摇滚,有范儿那种感觉。我特别想搭话,但是气场挺强大的,有点儿搭不太上。

罗琦:那个时候我可能没吃饭吧,哈哈,但我真的不记得了。所以我对你的第一印象不是在火车上,是后来在北京的一个酒吧,当时还有好多别的圈内朋友,有个朋友就告诉我说你是从山东来的,做音乐做得很棒,后来我们在酒吧聊了很多天。之后有机会在现场看到你的演出之后,我就觉得,嘿,果然圈里的人没说错,果然来了一支优秀的新乐队。后来我每次看你的演出都从头跳到尾。

谢天笑:你对我在音乐上的了解应该是在后来了。我1972年生,比你的年龄大一些,但实际上你算是我的前辈,因为你发专辑比我早,而且很早就在体育馆演出了,那个时候我的乐队还没出来呢。我第一次看你演出就是在首都体育馆,差不多就是在1993年、1994年,那次演出给我印象就特别深,而且当时你真的是家喻户晓的程度,所以真的没想到二十年之后我们能一起合作,真的特别荣幸,我运气特别好。

熟识

半夜喝醉,就给崔健打电话

谢天笑: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通讯工具不太发达,那个时候BB机大家都还没开始用呢,必须有座机电话才可以,所以刚开始我们联系很不方便。后来我去了美国,你去了德国,大家又都有各自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记得打国际长途挺贵的,我到美国的时候还有那种电话卡,收费还行,你打国际长途肯定特别特别贵对吧?

罗琦:对,对。

谢天笑:所以你又回北京之后,我们才算真正熟起来了。有一次还是你给我说的,那时候你跟你妈妈刚从德国回来,我们出去喝完酒,我就坐着面的送你们回家。我还见过你爸爸呢,你还记得吗?

罗琦:是嘛?(惊讶)

谢天笑:对,就是那一次我送你们回家。

罗琦:我记得后来2015年的时候,我们俩办AB场演唱会,在深圳啊,兰州那几个城市,我周六演“树生长的声音”,你周日演“呼笑而至”。那时候我们就经常晚上去酒吧坐会儿,喝大了之后你就问我,我们给谁打电话啊罗琦,我说不知道,你就说给老崔?我说好啊,然后我们就打电话给崔健聊半天,第二天回想起来就特别后悔。

谢天笑:(笑)对,每次都是半夜喝多,想起谁抄起电话就打,打了以后第二天我就跟他们道歉,他们后来也一直骂我,但是打了他们也还接。我记得给老崔打过,还有摩登天空的沈黎晖。前段时间沈黎晖还问我呢,说“你这段时间没喝酒吧?都没给我打电话。”其实大家喝大了之后第二天就特别后悔,我今天还特别后悔呢,因为昨天晚上刚喝醉。

罗琦:哈哈,其实你的酒量挺好的。

花絮

音乐别死磕,要享受

在2015年罗琦的“树生长的声音”北京演唱会上,谢天笑就曾作为压轴嘉宾登场,与罗琦共同演唱了他的代表作——《向阳花》。据谢天笑透露,此次罗琦加盟工作室之后,二人在未来一定会带来更多歌曲和表演上的合作。

在现场,谢天笑和罗琦还分享到,除了经常去酒吧畅饮之外,二人日常生活中也会去KTV唱歌,“我不会唱自己的歌,”谢天笑说,“因为摇滚在现场唱才够劲儿。”罗琦则表示自己会唱苏芮和赵传的歌。

作为同是从“摇滚青年”步入“摇滚中年”的好友,谈及对当下新势力音乐人的看法,“我只想对现在年轻的音乐人说,没必要‘坚持’,”谢天笑说,“因为玩音乐你需要的是‘享受’它,你要‘坚持’的话,就没办法从这件事儿中体验到快感了,也做不出来好的作品。”听闻至此,罗琦也赞同他的观点:“对,没有必要的坚持就不要去坚持,不过我也不做过多的评价和感言了,顺其发展就好。”

治包皮包茎医院

漳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专业治疗各种妇科疾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