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果在这些领域创业也许能得到盖茨基金会投资

发布时间:2020-03-23 12:24:40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埃博拉病毒危机突显了一个让全球医学专家困扰不已的问题:疫苗是挽救生命最划算的手段之一,在发展中国家特别如此,但传统疫苗却需要数年时间来开发。因此,当盖茨基金会遇到能更快、更便宜、更高效生产疫苗的生物制药公司CureVac时,它不但对CureVac表示了关注,还对CureVac进行了直接投资。

盖茨基金会已以拨款的情势花掉了数十亿美元,以改良发展中国家的医疗、生活状态。该基金会正逐步扩大其资产组合,对能帮助实现其目标的企业进行直接投资。

在过去两年中,盖茨基金会进行了大约 12 笔挺接股权投资,支持其他投资者认为风险太高的想法和支持满足穷人需求的技术。大多数基金会的股权投资都是为非营利机构提供贷款,但盖茨基金会股权投资的兴趣主要在私营企业上。

主导这1方向投资的 Julie Sunderland 表示:“初期阶段投资让我们能解决之前没法解决的问题。”

上周,盖茨基金会完成了此类投资中最大的一笔,对 CureVac 投资 5200 万美元。CureVac 由 SAP 联合创始人 Dietmar Hopp 创办,已成立了 15 年。CureVac 一直都在开发应用生物份子 mRNA 让身体产生对抗癌症和感染类疾病的蛋白质的技术。癌症是 CureVac 的主要目标;目前 CureVac 的前列腺癌症疗法正在进行第二阶段开发,以确保疗法有效、安全。盖茨基金会想要确保,这1技术也能用来预防全球穷人容易罹患的疾病。

投资也是慈善的工具

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医学博士、前 Genentech 产品开发总裁 Sue Desmond-Hellmann 指出,投资只是盖茨基金会实现慈善目标的工具之一。不管怎样,自 2009 年设立 4 亿美元专项资金用于股权投资以来,目前盖茨基金会共具有 15 亿美元的贷款、股权投资。

Desmond-Hellmann 表示:“我觉得,我们在试图解决一些非常难的问题,因此需要动用一切气力。如果我们不涉足私营行业,就失去了一个强大的工具。”

Sunderland 的团队现在也扩大了,具有 15 名投资专家,包括 3 名前生物技术风险投资家。盖茨基金会的内部专家如微金融、疟疾专家也会帮助他们。他们还能直接联系比尔·盖茨。盖茨也会审阅每一笔交易。

虽然盖茨基金会关注最多的领域是医疗,但也投资其他领域,如教育、农业和面向穷人的金融服务。其中一项投资就是孟加拉 BRAC 银行和美国公司 Money in Motion 的合资公司 bKash。bKash 为穷人提供银行解决方案,可以让用户通过手机存钱和转钱。用户也无需去银行取钱,而是可以通过提供 bKash 服务的商家存钱和取钱。

去年,盖茨基金会向 bKash 投资了 1100 万美元,以进一步建设其“人类 ATM 机”网络。现在 bKash 的网络中有超过 11 万个商家,支持 1650 万客户,每个月交易的笔数达 7000 万笔。bKash 首席执行官 Kamal Quadir 表示:“这些小额交易对银行的影响在 1 亿美元以上。”

为了辨认和评估创业想法,盖茨基金会的投资团队在教育、全球发展和全球医疗上与股权项目投资团队紧密合作。如果两个团队就某一想法的潜力达成一致,它们就可以组成一个交易团队,然后向只专注于股权投资的投资委员会推销这个想法。

Sunderland 表示:“在投资委员会成立之初,大家都太有礼貌了,根本不想冒犯任何人。”Sunderland 曾从事过私募股权,在 2009 年加入盖茨基金会前还担负过政府、基金会和发展机构的顾问。她表示,现在两方面都学会了问尖锐的问题,股权投资项目团队也采取了许多拨款决策中的流程。

终究,是不是推动一项投资要取决于投资的社会影响及其经济可行性。盖茨基金会全球医疗决策总裁 Trevor Mundel 表示:“我们不看重投资回报率,但我们也对投资回报率有意识,由于有时候一同投资的投资者会关注这一点。”

门坎不低,慈善与商业并存

盖茨基金会的股权投资门坎要高很多,Mundel 补充道:“在风险投资中,即使产品终究失败,投资者也可以成功退出。盖茨基金会不能这么做。我们投资的东西必须可行。”

对斟酌从盖茨基金会取得投资的公司或风险投资家来讲,也需要权衡斟酌。

专注于医疗领域的风险公司 Domain Associates 的合伙人 Kim Kamdar 表示,盖茨基金会会对希望取得投资的公司提出具体要求。当盖茨基金会想要投资她公司的资产之一 Sera Prognostics 时。Sera Prognostics 的董事会详细探讨了跟盖茨基金会合作的利弊。盖茨基金会对用 Sera Prognostics 的技术来评估发展中国家的早产风险很感兴趣。最后,Sera Prognostics 接受了盖茨基金会的投资。

Kamdar 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寻觅全球解决方案,就需要取得全球的样本。盖茨基金会能提供这些样本,并能为公司带来许多机会。”

和许多希望不但仅是写支票的风险投资公司一样,盖茨基金会的团队还会承当战略投资者的责任,与公司在研究、业务拓展等领域合作。

风险投资公司 Polaris Partners 的开创合伙人 Terry McGuire 表示:“盖茨基金会天生具有做成事情的敏感性,即使它们的目标略有不同。”盖茨基金会不但为创业公司提供稳定的资金,在学术、政府和私营行业也有很多人脉。

专注于疫苗的创业公司 Affinivax 首席执行官 Steven Brugger 表示:“我不认为与盖茨基金会合作是以甚么做为交换。这是一次独一无二的机会,能让我们在开发成功的商业疫苗的同时,为发展中国家开发疫苗。”

在通常的市场经济学中,像 CureVac 这样的公司最可能专注于最具盈利前景的产品。通过进行股权投资,盖茨基金会能帮助 CureVac 建设平台,提供拨款来支持特定项目,并确保 CureVac 分配一些资源给面向穷人的低成本疫苗。同时,CureVac 能继续在其他领域的工作,也能商业化和授权这些产品。Farnum 表示:“我们的投资能让公司继续当前的计划,并扩大关注面。这些投资可以让它们做更多事情。”

固然,并不是每个私营公司都答应与盖茨基金会合作。也有公司说了不,Sunderland 表示对此没有任何不适。

[via nytimes]

消化病医院哪家最好

最好的精神病医院

云南仁爱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