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多玩李学凌创业初期求生存不要过量宣扬

发布时间:2020-03-10 10:12:52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多玩游戏CEO李学凌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

昨日,多玩游戏CEO李学凌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表示,YY初期没有做市场推行,靠口碑积累用户,如果初期大量宣扬,很多大公司会说:把它消灭在婴儿期。

李学凌给创业者建议:如果找到了很好的方向,但产品还不是很成熟,不要轻易出来大庭广众演讲,会有很多人盯上你。要给自己一个很长的生存期,发展到一定的范围。

李学凌称,YY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取得业内重视,在全部中国不是特别有名气。正是得益于此,YY在草根领域迅速取得了覆盖量。目前,YY有2亿多注册用户。

李学凌建议创业者,初期求生存,生存下去后,要建立企业独特理想,理想决定区分。他举例,YY初期是魔兽玩家语音交换工具,但其实不满足于此,现发展成为实时交流平台,而初期同类工具,发展到现在范围没有太大变化。李学凌总结:差别不在于实力,而是在于企业的理想。(可心)

以下的对话李学凌实录:

主持人:很多用户都在用YY,由于他们很喜欢网络游戏的,你能否向我们美国用户解释一下,什么是YY?

李学凌:YY主要是做语音通讯,YY会帮助一起在互联网上语音通讯的人群提供语音的通道。

主持人:所以我们看到一共2.3亿的用户,他们每天在网站上花7小时的时间,他们这些时间是干嘛呢?

李学凌:我们在三年以内取得了大概2亿多的注册用户,我觉得这全部的进程就想讲一下,第一个其实YY在全部中国,尤其是在产业圈不是特别有明确,我们主要是在草根人群的领域迅速取得了一个比较大的覆盖量。

所以,YY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并没有引发业内的重视。我们初期时发现,在游戏进程中成立了愈来愈玩家成立了很多工会,我们叫做游戏工会组织,大家在全部的游戏进程中,需要相互的配合,就是初期的游戏都是比较简单,一个人去就可以。

随着全部游戏的复杂性的提高,尤其是魔兽世界进入中国以后,全部游戏复杂度的提高,要求的是团队的集体配合能力变成了很重要的能力。团队的配合已不能通过打字来完成了,这个时候语音就变成了大家都需要的必备品。

这时候在互联网上没有人提供类似的服务,这是最早YY提供了语音服务,给了最早游戏人群。随着游戏人群服务的使用,大家忽然发现原来互联网上除平时的网页浏览器之外,我们还能够实时交换,能够提供很多实时交换通道。愈来愈的用户,包括音乐、教育类的用户,还有公司做电话会议等等的这些会议,都快速的涌入。

我觉得这样的话,就造成了全部注册用户有比较高速的成长。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在初期的时候,其实多玩已成立了6年的历史了,我们在这六年进程中没有投入过广告费,我们是一个零费用的公司。我觉得我们比较荣幸,我们初期的更多气力关注了产品本身的有用性,还有产品用户初期的反馈。

我觉得对一个产品来说,初期过渡的营销会产品用户反馈不清。如果初期引入大量用户的话,会看起来很繁华,但会突然嘎然而止。我们初期不做市场推行,全部通过口碑让用户一点一点来积累。但是事实证明这个速度比很多公司投入大量费用的公司还要快,我们大概在3年的进程当中积累了2亿的用户,这个是一个历史。

主持人:所以看起来你在这个行业已是有很长时间了,在这里是六年,总共的从业时间有十年了。目前来说的话,你要去做创新,你觉得十年之前这个市场是什么模样,特别对我们创始人来说,十年前和10年后有甚么不一样的?

李学凌:我觉得十年前互联网刚开始的时候,用户会不会喜欢你这个东西。现在竞争比较剧烈,大家会问,腾讯做了,你怎么办。我想这是中国大量创业者问到的问题。另外还有山寨文化的问题,在中国互联网的市场上,其实山寨的公司更容易取得融资,这也是奇怪的现象,你越是山寨的,你越容易取得融资。而且资金主要来自于美国。

我觉得全部美国的资本界对中国山寨也抱有一定的责任,总的来说,全部的竞争已到了比较剧烈的程度。我觉得在坐的很多不知道YY的一个缘由,如果YY在很小的时候就做市场宣扬,说,我们终究发现了用户的硬需求,知道用户需要这样的产品。

我相信有很多大的公司来把我们消灭在婴儿期。我觉得我们能生存起来,跟初期比较低调,一直通过用户之间的传播来积累产品有关。我在这里给中国创业团队一个建议,如果你们的产品不那末成熟,或你们觉得找到了比较好的方向的时候,轻易不要出来像我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讲,由于会有很多的人盯上你,你给自己一个比较长的生存期,到达一定的范围,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

主持人:这里有一个民族自豪感在这里面,你如何创办起社区来的,如何让他们不断回头来到你的社区,你们这里有没有最好社区呢?

李学凌:我觉得这个社区其实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产品,就是说社区其实是很脆弱的,尤其是社区性产品在特别早的时期,我们都是很小型地构建社区的文化。让全部社区从非常小的集体,就是特别喜欢社区某一个功能的特别小集体,一点一点的转动,这样的话这个社区才有比较健康的文化,才能延续成长,这是我们取得的经验。

当我看到Google+开始建立来的时候,一天能到达4五万的范围但是我做了这么多年社区的经验我知道这个是最大的风险。就像一个人一样住在一个社区里面,你很熟习这个环境,突然搬来了100个邻居,并且都不认识,这时候你就畏惧了,可能会离开这个社区。这是我们做这个产品中比较有用的经验。

主持人:我这里想说,社区是很脆弱的,尤其是在最初的时候是很脆弱的,有大量的外来者入侵每天都会产生的。你在最开始是流行的,有上百万的用户,然后这个事情产生了变化,你如何能在变化之前,特别在这样剧烈的环境当中存活呢?

李学凌:我觉得初期还是把这些用户分割在自己能够平衡的领域,不要让外来的领域人特别快地进入到这个社区,我觉得Facebook在初期的时候,不同学校的人是不可以搜索的。类似于这样来保护这个初期小的社区本身的稳定。

到了一定的范围以后,我觉得才能够渐渐开放出来我觉得YY全部的发展也是经历了这样的进程,我们会把经历拆分成小块,然后把用户装进去。如果不愿意离开小社区的话,他人不会打扰到你的。

在每个小社区里面,全部用户的稳定性已起来的时候,我们才会渐渐在小区和小区之间搭建桥梁,让他们在不同的桥梁里面,像蜂窝一样,在不同的蜂窝里面跳动,这样才能保持一个社区最原始的动力。这样才不会虽然新用户的大量涌入,老用户就没法忍耐突然变化的环境的,这样的话社区产品是比较容易崩溃的。

主持人:YY在过去主要是一个团队进行聊天的组织,现在你们可以唱卡拉OK,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你们这里有很多的竞争对手,有一些竞争对手乃至是电信公司。你们怎样和竞争对手打交道,怎样打败他们?你怎样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即便你们有 2亿的用户,也是有很多风险的,对一个新兴的公司,你们有自己的社区,但是有可能会有其他的竞争对手把你们打,国内或国外的,你们怎样立于不败之地呢?

李学凌:第一个,我觉得我们这个产品本质上不是一个电信级产品,是跑在电信级网络上的语音通道的产品。从全部 YY前程和未来来说,我们等于发现了一个新的东西,这个是我在做这个产品大概一年以后,一年多以后才有这类体会的。就是说我用互联网大概从1997年开始使用,到现在10多年了。

从最早做互联网的时候,发现是一个异步的通道,我发一个邮件以后,可能两天以后才能回给你。包括Facebook,大家的精力都集中在怎样能够通讯的异步内容的积累上面。但是我们做YY以后,发现互联网有一个特别大的需求,长期以来都被疏忽,就是需要一个实时通道。

互联网有一个场景,就像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一样,需要实时交换、互动的通道,在之前的互联网上,大家基本上没有重视这个产品。我相信未来的全部互联网会引发比较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这类特性进入到互联网以后,互联网会跟今天我们看到的互联网有很大的不同,这是YY很大的理想和正在走向的方向,所以我们和其他的公司就变得不一样了。

主持人:将来通讯将是什么模样呢?是Twitter、微博这样,是语音,还是视频,还是语音和视频综合起来的,您提到了实时的通讯,将来是什么样的?或许你在玩一个视频游戏,或看1本书沟通,可以和其他看书的人沟通,这是不是将来的发展方式,接下来的YY什么样的发展,接下来的通讯模式是什么模样的?

李学凌:比如说我们开这样一个TechCrunch Disrupt大会,我们每个人在在线的服务上使用的感受,会比真正到达这里的感受更好,我觉得这是有机会做到的。比如我们更快看到视频、PPT,能够尽快和我们一起开会的人交换,这些东西都是有可能做到的,这样的话我们会给全部社会,我们这么上百人、上千人需要做飞机,飞到这么远的地方在一起有比较好的交换。

这个方面的运用之前有这么个需求,但是没有人做下来,在线的会议会比现场的会议效益更高,YY最少要突破这样的领域才能够塑造新的未来。

主持人:对年轻的企业家创建自己的企业,您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建议?过去多年以来您一直在项目方面工作,在IT、通讯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您觉得对年轻的企业家来讲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李学凌:我们初期创业时候都是为了求生存,很少有理想,首先让自己生存下去,然后让团队生存下去,可能我们比较浮躁。我觉得一个企业走得比较长远,一定要建立起自己企业比较独特的理想,尤其是这样的理想决定了企业和企业之间的不同,我们最早是做魔兽世界的专用网站,是一个很小的网站。

当时有另外一个网站比我们范围要大。事实上过了六七年前以后回头看,他们没有长大,但是我们已完全不一样。这个不是实力差别,是一个企业有什么样的理想。我们当时就认为不应当只做一个游戏的网站,中国有这么多游戏,我们应当做成全部游戏可以中立的、公用的平台,这是我们最早的理想。

结果我们发现,我们很快就确切得到了业界认可,开始实现这个理想,然后发现了YY这个产品。YY这个产品出来以后,觉得这是挣钱的办法,会可以直接向用户收钱。我们发现了语音运用变成了互联网的核心应之一,这时候变成了我们的一个理想,把互联网的语音运用做到极致。当做到一定范围的时候,又发现原来互联网有这么大的迫切需求,需要实时的运用。

实时的运用能够到达这么大的用户范围。包括我们看到,从国外的用户登陆我们系统的愈来愈多了,比如我常常进到他们的频道里面,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语言了。

这时候全部公司把理想重新改变成,我们要为互联网创造一个实时互联网的能力,这时候又能推动公司向前。一个企业能够不断超出自己,超出自己的状态,超出对钱的寻求,看到一个长远的未来,才能把自己的公司渐渐带到一个新的范围,这是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的。

中山市创富隆服装有限公司

重庆佳得宝食品有限公司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支行

重庆奥摩工业设计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