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周志科VCPE是不归路亚洲PE弄潮儿的启蒙地

发布时间:2019-09-30 03:32:27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周志科:VC∕PE是不归路 亚洲PE“弄潮儿”的启蒙地

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优秀的船长总是可以根据时间、潮汐、海浪、风速的变化随时调整航向,向着目的地前进。投资同样如此。里昂证券清洁资源中国基金总裁周志科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船长,敏锐的嗅觉和独到的洞察力每每让他能够精准地找到最佳投资标的和把握转瞬即逝的投资机会。

“我曾多次驾车横越美国大陆,权当做一边旅游一边搬家了。当年美国的油价只有一块多美金,因此自己开车横越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果有机缘,你一定会愿意做。”周志科告诉记者。

选择

生命充满偶然,也充满选择。在耶鲁商学院念完MBA之后,周志科的选择是回硅谷创业。在创业期间他接触了很多的VC机构,结果最后自己也变成了一个VC。至今谈起这个转变,周志科心中都有些遗憾,他说:“最初是想从无到有创办一家公司,从一个人发展到成百上千人,为员工提供一份事业和支撑,那种感觉是无可替代的。”

2001年,周志科开始在硅谷涉足创业投资,用他的话说,当时在硅谷只有3个有大陆背景的中国人在做VC。经过在Sachem Ventures和IBM Ventures历练后,周志科被派往美国科技重镇波士顿。这次从西到东的迁移也让周志科的投资方向发生了两大转变:从偏早期的VC投资转到中后期的PE投资;越来越靠近中国。而真正让周志科开始关注对中国的投资是在他搬到纽约之后。

“纽约的第一眼让人感觉很糟糕,人全都挤在一起,但它却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因为这个城市的重点就是人。做PE最重要的是与人的交往,所以你要从骨子里就喜欢跟人打交道,”周志科说,“当时我希望多做一些中国项目,于是在纽约创立了一只自己的基金,开始转向中后期投资。”

认为应当针对某个行业做专项基金,于是他选择管理里昂证券与中信证券合作的第一只规模接近2亿美元的清洁资源基金。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投资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了就很难再回到原点去创业。但对于周志科来说,投资一样可以实现心中的创业理想,只是变成了帮助他人创业。他说:“现在其实我每天都在帮助企业创业,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点。”而投资过程,其实就是把企业变得更成熟、更有确定性以及更具可持续性的过程,一样充满了成就感和使命感,这也是让周志科从事这一行的一个原因。

从以理工闻名的清华到满载人文精神的耶鲁,这种微妙的结合令周志科从中受益匪浅,而VC/PE这一行业独特的工作属性重塑了包括周志科在内的行业中的清华人的个性。周志科说: “这个工作逼着你跟人打交道,跟最棒的人学习,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创业家。”长久下来,耳濡目染,你的身上自然而然就会发生很大变化,其中就包括你的性格。

在美国PE界,耶鲁商学院有着非常重要的“江湖地位”,许多美国著名PE机构的创始人都曾与该校有渊源,如黑石集团创始人之一Steve Schwarzman就曾是耶鲁商学院教授VC/PE课程的老师。摩根大通直投部的前主席则是周志科的老师之一。而这些人对他从事VC/PE影响很大。周志科说:“他们对我以及一批回到亚洲弄潮PE的耶鲁校友都有很大影响,包括我现在的选择。”

优势

“里昂证券清洁资源基金,这个名字前半段体现了金融机构的性质,后半段体现了一种创业投资的硅谷模式文化。”周志科这样来评价里昂证券清洁资源基金。

依托全球性金融机构,以及里昂证券旗下几百人的研究团队,不仅可以为里昂证券清洁资源基金提供行业和技术信息,也能够提供相关的投资研究支持。

“比如汽车行业排名第一的分析师,就在我们的隔壁办公,”周志科说,“所有和汽车相关产业的企业,不论是上市还是没上市,里昂证券都与之打了很多年的交道,掌握了很多信息,比如汽车企业在EV方面储备的技术,或者在全球任何一家潜在竞争对手的信息等。”

基金的背景决定了基金的优势。因为背靠里昂证券这棵大树,所以用周志科的话说,“一些技术上的东西,别人会更愿意和我们谈,因此在做技术和产业匹配时会容易一点”。

在周志科看来,VC/PE归根到底仍然是金融服务机构,服务于LP和企业。专业性、资金和信息是VC/PE最重要的服务。在他看来,专业性体现在增值服务,想做哪些增值,能做哪些增值,怎么做增值,我们都有与众不同的定位。

周志科说:“企业家选择与我们合作,即使我们估值较低,这是因为看到我们后期大量的增值服务。在一个项目里投1000万美元并不会比我们带来的包销客户价值更大。包销客户可能意味着给你一年的订单,其中的利润远不止1000万美元。”

作为一个全球性金融机构,里昂证券直投加PE的平台规模超过了50亿美元。在中国最为活跃的清洁资源基金就是这只基金,其背后的LP包括IFC国际金融公司、ADB亚洲开发银行和欧美的一些退休基金。

关于基金对重点行业的布局,周志科告诉记者,一是水处理,从源水到自来水,从污水处理到海水淡化,所有相关领域在中国都需要创新和发展。与此相关的是污水处理之后的残余,即污泥处理。他说:“污泥处理很值得去做,未来几年内一定会出现几家上市企业。”

固废处理是另一个重点领域,并且可以推广到回收、可降解材料。三是可持续发展农业,中国是缺水大国,农业消耗了中国80%的水资源,因此节水的滴灌、微灌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我们永远在考虑怎样更有效地利用资源。比如农业方面,生物肥、生物杀虫剂、种业等不仅可以提高中国农业的产量,而且也关乎食品安全,所以一定会成为非常大的投资领域。”周志科说。

谈及投资企业的标准时周志科认为有两点比较重要:一是有一定的成熟度;二是可以找到成长点。他进一步解释说:“成熟度并不意味着规模非常大,而是意味着团队的成熟,创业者心态的成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中国,如果找到有结合点的技术,那么从技术到一家上市公司可能只需要两三年时间。”

周志科认为,里昂证券清洁资源中国基金还是带有一定的VC特色,愿意从技术角度出发,甚至在企业还没有盈利时就进行以核心技术为角度的投资。

投资是风险和回报的平衡。优秀的基金控制风险,但不躲避风险。投资一些偏前期项目的同时,用其他一些项目进行平衡,兼顾技术和非技术角度,在基金管理的层面体现出投资的哲学。投资清洁技术还是其他基金,都是这个规律。目前,里昂证券清洁资源中国基金即将完成第五个项目的投资。

潜力

“清洁技术行业是我们谨慎考虑后做出的选择。2009年时,大多数人还在考虑投资消费品、TMT等容易获利的行业,”周志科说,“从个人角度,我一直对此比较感兴趣,比如储能技术。”

很多做清洁技术行业的人都是从其他科技行业转移过来的,比如IT。周志科很熟悉IT行业, 所以他很熟悉这些创业者,也因此才会跟他们一起关注清洁技术。

2010年初,里昂证券清洁资源中国基金发布不久,中国政府就相继出台了很多鼓励举措和产业支持政策,清洁技术迅速在中国发展起来,从京沪广深慢慢普及到了二三线城市,现在正在逐渐往三四线城市渗透。

在周志科看来,西部地区是中国清洁技术未来发展的一个重点地区。因为发展别的产业,西部地区没有实力同沿海城市竞争;如果发展清洁能源项目或者以环保节能技术为主导的产业,却正当其时。

目前,中国环保节能意识普遍薄弱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相应政策和法规到位较晚。另一个原因是执法力度不够。“我们不应该害怕执法力度太大,因为这是影响子孙万代的事情。”周志科说。

尽管面临种种困难,节能环保在中国的发展前景依旧被看好。周志科认为,这是因为中国人做事情的决心和速度是别人比不了的,一旦意识到了,很快就会把事情做起来,甚至创造奇迹。

正如美国VC/PE机构对IT行业的影响, VC/PE机构在清洁技术领域的发展过程中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在清洁技术行业里面与中国的国企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如在海水淡化领域,同里昂证券合作的中国国企不止一家。

周志科说:“以我们在水资源领域投资的一个项目为例,资金投资给了一家私营企业,但引入的技术来自于挪威,公司的合作却拓展到北控水务集团。北控水务集团会帮助该公司快速成长,帮助这家企业扩大市场份额。”

投资机构的介入是一个补充,通过增值服务投资机构可以把全球领先的技术带到中国市场。“在整个项目的推动过程中,北控水务集团以及相关政府机构视野开阔,愿意引进国外的一些创新技术。”周志科说。

环境的优化,一方面需要依靠环保意识的提高,另一方面需要依靠产业技术的发展。比如中国现在还没有很好的垃圾分检处理公司,如果有了更好的回收垃圾技术,收垃圾会更自动,扔垃圾也更容易。

“当你有意识时,肯定愿意从自己做起。比如出去吃饭,可以自带餐具;比如主动进行垃圾分类,”周志科说,“如果把清洁技术产业做起来,每个城市都会变成环境很好的城市,对此我很有信心。”

上世纪50年代的洛杉矶,常年处于雾霭天气。由于清洁技术的推广,现在的洛杉矶已经变成在治理方面领先的城市,加上居民环保意识的增强,成为美国最宜居的城市。2010年美国的一项调查预计,到2030年,与清洁技术相关的产业会占美国GDP的46%。周志科认为,美国的清洁技术也处于起步期,比如节能汽车行业可能不一定会比中国发展得更好。“清洁技术不像IT互联网那样标准完全掌握在美国手里。中国要把清洁技术做好,需要VC/PE的配合,以硅谷模式推动创新和发展,”周志科说,“中国经济的下一个增长点可能就是清洁技术。”

模式

什么是硅谷模式?周志科解释说:“硅谷模式体现在如何把创新产业化,对经济和生活产生影响力,而不是停留在概念上。”这种模式深刻影响了周志科所主管的这只清洁技术基金的投资策略。

美国的大学有很多技术,最重要的是这些技术实现了产业化。这恰恰是中国的短板。做研究、做科技中国人已经做得很好,但一直难以将其产业化。

目前,中国经济一直在寻找下一个增长点,下一波可持续发展的机会。周志科认为,中国经济下一个增长点肯定不是廉价劳动力,而是创新,我们需要集中在技术及商业模式上,包括文化创意产业和设计等方面的创新。

周志科说:“美国最核心的东西之一就是创新。即使现在碰到一些问题,也会重新回到轨道上。创新是立国的根本。如果中国在未来还不能变成一个有创新的国家,想保持之前30年的增长率是不可能的。而在创新过程中,VC/PE的作用不容小觑。”

在硅谷,通过VC把一些优秀的技术和创业者结合在一起,从把企业扶上马一直到上市,这就是VC/PE的核心价值。周志科认为,虽然目前中国VC/PE市场与硅谷有一定的差别,但硅谷模式才是正确之道。VC/PE如果要发展好,从一定程度上,就是把硅谷的模式和理念推到极致。

“中国的VC/PE行业现在仍处于起步阶段,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还没有理清VC/PE的核心价值。”周志科说。

当然,起步阶段也有一些优势,即用简洁明了的办法就可以实现回报。中国比美国有更多的成长机会,VC/PE市场也一样。周志科说:“中国市场成就了VC/PE也包括我自己,目前的问题是如果真想把这个行业做好,想把投资人的角色扮演下去,需要有长远的眼光,回归到真正的增值模式。”

中国目前的创业环境中存在太多的泡沫,而创新又无法跟上,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波及到了很多行业的发展,如太阳能行业。周志科说:“太阳能行业有着明显的泡沫,如果不断有创新,比如光伏材料在成本方面能有所突破,今天这个行业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中国的VC/PE行业参与了太阳能产业膨胀发展的过程,如果做好创新,这个行业未来还会有很好的前景。

没有人能知道一项创新发明背后的代价和可能带来的巨变,所以必须经过不断的实践检验才能被认识。创新的过程既艰辛又富有挑战性,必须要有足够的勇气和毅力,还少不了一点乐观主义,需要全身心投入,容不得心浮气躁。

对此,周志科认为,没有实际应用的技术是无根的,创新的概念最后不一定成功,因此要做很多印证。比如到工厂小批量做一些出来,投放市场看接受的程度,过一段时间看行不行再放量等。

感悟

在周志科的交际圈中,有研究机构,有VC,也有创业家,同时还有很多专业人士,比如律师、审计师、中介机构等。“大家相互交友,并形成风气,创业家每走一步,都需要有人扶一下、伴一程,提供技术支持、资金支持和精神支持,”周志科说,“在硅谷时,我浸润在硅谷的文化氛围中,浸润在VC圈子里。首先,需要认识那些聪明的人,尤其是对技术和商业结合很有感觉的人,慢慢与其变成朋友,并向他们学习。”相互聚在一起进行思想上的碰撞,就能产生火花。比如一个技术该怎样与商业模式结合,下一步该如何成长,都是在思想碰撞中产生出灵感。有时一个中肯的网络搜索算法加上商业模式,就可能通过资本市场的杠杆变成世界上最有力量的公司。

周志科认为,成败跟人的个性、认真做事的程度有关。从进入行业的第一天,他就努力做足够多的功课,哪怕有时候赔钱也赔得心平气和。

令周志科忧心忡忡的是行业里的一些从业者只想赚快钱,而不是想长远做下去。如果从业者把PE变成了短期行为,破坏了PE行业的信用,那么,自己在PE行业外的择业范围也会变窄。因为一旦做了投资,执行力就退化了,很难再去管理或者创立一个企业。

周志科说:“如果太多人能捞就捞,这个行业就会像当年的基金行业一样被整顿。PE是连续性的,如果喊停,问题会很大。”。

因此,从业人员的自律很重要。PE行业的立法永远无法做到完美。直到今天,美国关于对冲基金、PE的立法仍然存有争议。这个行业之所以在美国可以良性发展,是因为从业人员的自律性非常好。

华尔街是工作强度最高的地方,但在中国做PE工作量可能会更高。正如周志科所说:“PE是我们的生活,大家愿意付出更多,多付出50%我们心甘情愿。”

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就会有一个好的心态。“从开始接触项目到最后退出,无论是卖掉还是上市,甚至还没有退出,我都会觉得挺快乐。就好像在欣赏自己的一件作品,好看与否都有你的个性在里面。”

基金的定位如不正确,就很难做到专业。周志科说:“我最大的压力就在于怎么让基金做出特色,市场上99%的基金都拘泥于某种层面的竞争,我们正在超越它。”

lol女解说冬阳本人真实照片lol冬阳微博资料忻州http://yule.4955672.cn/1523.html

夏语心bii公开恋情夏语心bii真的在一起吗谢娜http://yule.5096647.cn/1602.html

董卿首次承认当妈妈董卿真的结婚了吗常小婧http://yule.5312159.cn/1616.html

谭晶老公是谁谭晶老公个人资料照片孝义http://yule.4719340.cn/1621.html